紧随而来的一场狂风将成排的树木连根拔起

2020-08-24 12:23

沿着漷小路向北走,通过其与德觅路的路口,前方路段两侧一片狼藉,成片的树木倒下,不少树木甚至被连根拔起。在一处200多米长的路段西侧,栽种着近60棵树木,均为成树,但大风过后,只有五六棵还屹立不倒,其余50多棵树木均已经倒地或严重倾斜。北青报记者粗略测量,被风刮倒的树木树干周长大部分都在1米2以上,有些甚至接近2米,有些树干的直径也达到了50厘米。

前天通州区出现冰雹天气,冰雹尺寸一般在3至4厘米。局地最大风力达到了12级,除了导致永乐店镇部分村庄断路、断电,大风还造成京津城际45公里处接触网挂异物,致上下行部分列车晚点及停运。据永乐店镇政府统计,共有5400多棵树木被刮倒,农田受损面积10220亩,2000多户房屋受损,所幸无人员伤亡。

“昨天晚上连夜修的房顶。”一位村民说,倒下的树木砸到了屋顶,导致屋顶瓦片大面积受损。为了不至于让雨水灌入屋内,这位村民在狂风“偃旗息鼓”后找来朋友对房顶进行修缮,直到晚上9点才处理完毕。

昨天,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位于通州区东南部的永乐店镇德仁务村,刚刚进入德仁务村附近的漷小路,道路便已经开始难行。道路两旁堆积着一些残枝败叶,几位市政人员正在进行清理。路边不少树木倒地,大量被锯裁的树干整齐地罗列于车辆上。“北边更严重。”一位养护集团的工人称。

几十名北京市市政路桥养护集团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路面,几辆吊车和翻斗车也赶来清理现场,一些工作人员用电锯将巨大的树干裁成数截,方便装车运走。据通州区永乐店镇宣传部长毛女士介绍,共有5400余棵树木在前晚的风灾中被刮倒,农田的受损面积也达到了10220亩。“目前各方面补救措施已经到位,但倒下的5000多棵树均是成树,估计没有存活的可能。”

导读:前天傍晚,一场冰雹突袭位于通州区东南部的永乐店镇,个头最大的冰雹足有鸡蛋大小。紧随而来的一场狂风将成排的树木连根拔起,局部地区最大风力达到了12级。局部地区在短时间内出现极端天气,在通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2012年和2013年,通州东部的张家湾镇曾经两次遭遇被称之为飑(biāo)的风灾。此次永乐店再遭风灾,是否意味着通州东部已经成了极端天气的高发区?北京市气象局专家认为,极端天气的发生具有很大偶然性,目前没有哪个“局地”是多发区。

“这场大风仿佛会精确定位一样。”一位德仁务村村民感慨道,相邻的几个村庄中,德仁务村受灾情况最严重,其他附近村落虽然受到了一些影响,但是均不如德仁务村严重。北青报记者走到京津高速南侧的漷小路上,发现该路段两侧树木并无异样,没有发现倒下的树木,连小型树木都安然无恙。

由于树木倒地,不少电线杆被殃及,道路两侧的五六根电线杆也“横躺”在地上,有些甚至摔成两截,还有一些电线与倾斜树木的枝干纠缠在一起。

德仁务村内,不少村民安装在屋顶的太阳能热水器被冰雹砸坏。“估计得花300多元。”一位村民说,他花了1000多元买的太阳能热水器,这次要换四根管子,一根管子就要60元。

据永乐店镇政府统计,6月26日傍晚的极端恶劣天气造成该镇26个村不同程度受损,其中最严重的是德仁务后街村、德仁务中街村等村,2000多户房屋受损,900多户太阳能热水器损坏。

昨天下午,德仁务村内,一些村民正在整理院落内的地面,庞大的树根翻出地面,致使周边的水泥地面也龟裂翘起,一户村民院内的树木枝干甚至被狂风吹到了十几米外。在一位村民家中,倒下的树木将一面墙砸塌。“幸亏没伤到人。”正在整理散碎砖块的户主感觉还有些后怕。